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上海滩公募一哥:穷了基民,富了自己

时间:03-14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16

上海滩公募一哥:穷了基民,富了自己

国内头部基金公司,上海滩公募一哥,富国基金近年来业绩并不理想。Wind数据显示,从3月8日向前看,近3年间富国基金整体业绩指数下跌了8.49%,低于同类基金-5.42%的平均业绩表现,在全部155家基金中排名105位。与此同时,朱少醒、王圆圆等招牌基金经理表现同样拉胯,惨淡净值数据背后,让公司风控问题暴露无遗。明星经理业绩“哑火”近年来,富国基金以朱少醒、王园园、毕天宇为代表的明星基金经理们,不论收益率还是管理规模的回落幅度都较大。拿“顶流”朱少醒来说,这个曾创出“15年超20倍”、仅单只基金闯天下的男人,业绩也遭遇了寒潮。截至3月8日,富国天惠成长混合A/B近3年净值下跌了31.64%,跑输沪深300,在同类的1693只基金中排在第994位,位居中下游。早在2021年第2季度,该基金规模曾最高达到了445.56亿,到2023年底则降到了283.4亿,降幅高达36.4%。▲来源:Wind富国基金的当家花旦,有着“消费女神”之称的王园园,业绩同样较差。截至3月8日,其代表作富国消费主题混合A和富国价值创造混合A,2只基金近3年的收益率分别为-15.85%和-30.45%,业绩表现远谈不上好。其在管总规模也由2022年第二季度巅峰时期的253.01亿降到了2023年底的162.24亿,降幅超过了35%。在富国基金18年的老将毕天宇也是如此,其招牌的富国天博创新主题混合近3年跌幅也达到了27.26%。富国基金这些明星基金经理业绩惨淡的背后,与不当的操作手法密不可分。朱少醒管理的富国天惠成长高位建仓韦尔股份、药明康德、国瓷材料等,并且随着股价的下跌并没有第一时间止损。虽然2023年前十大重仓股整体仓位只有32%,但依然没能避免亏损继续放大。而毕天宇的操作较为激进,以富国天博创新主题为例,早在2018年底国瓷材料和东方雨虹就已经成为了其前两大重仓股,此后在2021年前后的股价高峰期虽有过减仓操作,但随着股价回落,毕天宇又不断加仓,到2023年又成为了第4和第5大重仓股。在不断加仓过程中,此前积累的利润快速被吞噬。此外,2022年以后富国天博创新主题的仓位快速增加,由当年初的40%左右增长到2023年的65%,也是亏损的重要原因。然而,明星基金经理的大幅度亏损也只是富国基金业绩的一个缩影。净值惨淡,管理费大赚整体来看,富国基金的权益类基金净值跌幅同样不小。截至3月8日的最近3年,富国基金股票型基金净值下跌了-20.07%、混合型基金下跌了-23.86%,跑输市场。在规模上,虽然富国基金整体规模的下滑幅度并不严重,仅由2022年上半年高峰时的9307.61亿降到了2023年的8840.88亿,但混基规模下滑却尤为明显,由2021年上半年最高的2892.04亿降到了2023年的1695.57亿,规模缩水超千亿,降达41.37%。而这还是在基金发行数量不断增多的前提下。以初始基金来说,2023年混基的基金数量为122只,相对于2021年增加了22只。从富国基金具体的基金业绩表现看,截至3月8日,在所统计的57只股票型基金中,近3年收益率下跌超20%的就达到了19只,数量占比达三分之一;混基占比则更高,超过了60%。在基金行业排名上,股票型基金排名的倒数前十还出现了富国基金的身影。富国创新趋势近3年收益率跌幅超60%,排在倒数第3位。近两年,股票市场较为低迷,但基金公司仍在收取高额管理费的问题成为了热议话题,富国基金也不例外。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,2022年富国基金旗下基金的净利润合计亏损了785亿,但仍收取了62.71亿的管理费,仅朱少醒管理的富国天惠成长混合收取的管理费就高达5.13亿。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富国天惠成长混合的亏损额达到98.19亿,接近2019和2020年所赚利润的总和。2023年上半年,基金亏损额收窄至千万级别,但仍收取了2.5亿的管理费。富国基金的业绩不佳,除了股票市场因素外,自身风控薄弱也是一大原因。该反思风控了基金经理的不当操作,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富国基金的风控问题。除了上面几位明星基金经理,老将李元博更能说明问题,其掌舵的富国创新趋势首募时狂揽上百亿资金,风头无两,如今只能从基金倒数榜单的报道中经常见到它的身影。李元博的风格偏向科技成长股,富国创新趋势持仓以半导体、医药等科技类龙头为主,整体仓位相对于同类基金而言并不算高,2023年前十大重仓股只占45.3%。高位建仓和频繁交易才是亏损的根源。李元博操作极为激进,举例来说,2021年第3季度,中兴通讯成为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,彼时正处在股价反弹的阶段高位,但随后的第4季度股价快速回落,区间最大跌幅超25%,李元博在当季选择清仓。对北方华创、北方稀土以及药明康德等多个重仓股也是同样的操作路数。众所周知,科技股素来波动率较大,操作难度和风险自然较高。李元博对重仓股的频繁调换还有短期追涨杀跌的嫌疑。在基金换手率上,富国创新趋势可以用离谱来形容。近年来均在350%以上,甚至2022年曾超过500%。而在李元博所管理的6只基金中,不仅富国创新趋势表现较差,其他基金表现同样不佳。截至3月8日,近2年有4只收益率跌幅都在35%以上。富国基金经理“一拖多”(一人掌管多只基金)的问题也较为严重,目前公司掌管10只基金以上的基金经理达12人,仅王乐乐就掌管多达18只基金,这样的情况在业内也较为少见。需要注意的是,这些基金经理中还包括2位任职2年左右的新基金经理,其中吕春杰任职刚满2年半,田希蒙仅1年出头。不仅如此,毕天宇、王园园等基金经理持仓的重复度过高同样值得关注。2023年,毕天宇主要管理的富国天博创新主题混合和高端制造行业股票A和龙头优势混合A三只基金,前十大重仓股有8只股票相同。王园园则更加严重,富国高质量混合、内需增长混合A和价值创造混合A三只基金的重仓股竟全部雷同。“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”显然不能有效规避风险。富国基金的风控问题除了净值方面外,企业的业务管理也存在隐忧。2023年3月,原基金经理汪鸣由于此前的“老鼠仓”事件被处以取消从业资格的处罚。而汪鸣并非无名之辈,2015年他管理的富国城镇发展年度收益率超100%,夺得了当年股票型基金冠军,但此后其业绩快速跌落,2018年从富国基金离职。同年10月,爆出的浙江国祥IPO事件也说明了这一点。富国基金旗下有超280只产品高价参与打新,凸显了其对打新对象投前尽调的缺失。富国基金作为排名前十的老牌公募基金,鉴于目前较为稳定的行业排名,其风控问题仍在可控范围。若公司能严格风控体系,更好地控制回撤,未来排名再进一步或许并不是难事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